二十弹指为一罗预, 二十罗预为一须臾。


指尖点着的菸不知何时就会烫到手,行走在刀口上的皮肤不知何时就会被划破。

也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后,天崩地裂。


以为有个地方能收到寄去未知世界的信,而我的家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。

在一条公路中间,黄沙飞舞。

老旧的汽车无止境的前进,听说速度能超越时间。

我一直期待着这封迟到的信。

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,是否都永远美丽地死去。如同叫做标本的东西。


浮生未歇。

镜中花,水中月。

患得患失。


绝壁之下,一辆粉碎的老式汽车和一副破碎的骸骨。

火光烈焰,化为尘埃。

我听到了有人在说:

“你来了。”


时不我予的哀愁,韶华,白首。


回拨表盘的指针欺瞒自己,桌面上摆放的黑白照片出卖了你。

没有浇水的花开始萎缩,子弹穿过的伤口从未愈合。

那封信永远没有结尾,那句话永远不会说完。


起风了,我会去远方。

找个可以收到信的地方。

你会念给我听:

“从此以后,我们不再流浪天边,像一对流星。”


评论

© 可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