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在深不见底的地下,听无人问津的歌谣。
我只想独自想我喜欢想的事情,做白日梦也好,钻牛角尖也好。
拉上厚重的深色窗帘,蜷缩在地板上。
根在泥土中驻扎的声音细碎微妙,传入我的耳畔,感觉那么真切。
是生命的声音。
我不想回到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的地面上去。
也不想漂浮在雾霾的浑浊大气中。
我只想呆在地下,土壤会埋葬我的身体。我第一次感受到的实在感。

跟骸骨打招呼,他是安安静静的最佳倾听者。
不会喋喋不休,不会争辩也不会安慰。
讲我爱过的人的琐事。
他是个闷骚的男人,但是笑得很好看,像个大括号一样,里面是整齐的两排牙齿。还有粉红色的牙龈。
他会保护我,让我枕着他的手臂,贴着他的胸口入睡,听到他安稳的心跳。好像自己也会变得特别安心。
他就是光,从海平面升起来的光。
吵架后的相拥,亲吻时碰到他挺拔的鼻尖。

留在深不见底的地下,我的身边躺着一副骸骨。
我转过身去,好想再次抱紧他。
感受他跳动的血脉,起伏的胸膛。

留在深不见底的地下。
我只能在梦里看到你。

评论

© 可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